阿嬤 ~~ 還要多久才能喝???

周五的晚上,剛下班的我正打算和三五好友一同去公司附近新開的日式居酒屋小酌,慰勞一下自己一整周的辛勞,有選擇恐懼症的我正看著菜單苦惱時,一旁的同事悄悄地跟我說,聽說這裡的梅子酒很好喝喲~酸酸甜甜的但也有一定的酒精濃度,會讓人不知不覺地一杯接著一杯,我心想,炎熱的夏天裡,喝這種酒是最適合不過了,沒想到一喝下梅酒的瞬間,味覺的記憶頓時把我拉回那年艷陽高照的夏天......

       那年艷陽高照的夏天,還處在無憂無慮年紀的我一到放暑假,就會從台北這個大都市回到彰化阿公阿嬤的老家,依稀記得是個帶有日式風格的六合院,阿公是標準的務農人家,「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是小時候的我看著阿公辛苦種田、犁田的最佳寫照,阿嬤則負責打理採收後的農作物,而我,不是跟其他孩子到田間抓泥鰍就是到河邊玩水,洗去一身酷熱。

jordan-whitt-b8rkmfxZjdU-unsplash.jpg

       一天,剛玩到筋疲力竭回到家門口的我,正看到阿嬤在清洗一大盤的梅子,「阿嬤~ 我也要吃梅子!  憨孫啊,這些梅子是要拿來泡酒的啦!」小小年紀的我根本還不懂甚麼釀酒的,只是一股勁兒地跟在阿嬤旁邊當個小跟班,看著阿嬤仔細地用鹽巴清洗每一顆圓滾滾的梅子,然後再將清洗好的梅子一一去除掉蒂頭,之後等待它們晾乾,我一臉狐疑地看著阿嬤,阿嬤說「孫啊~泡酒之前的這些功夫可以把梅子的苦澀去掉,安餒泡出來的梅酒才會好喝。」最後一個步驟,阿嬤把晾乾的梅子通通放進一個玻璃罐裡頭,豪邁地倒入米酒頭,然後鎖緊蓋子對我說「放三個月之後就可以喝囉~」 「蛤~阿嬤,兩個月後我都回台北了,喝不到啦 ! 」阿嬤說道「好酒沉甕底,凡事要有耐心才能獲得好成果。」。

61e7945bly4g1pkid5dz4j20u00r8t9m.jpg

       之後玩耍的日子一天一天地過了,我有時看到梅子變的皺巴巴的,有時發現酒的顏色開始變化了,還會不時有泡泡出現呢! 每當我告訴阿嬤這些神奇的景象,阿嬤都一副老神在在地說「嘿丟,那就是他們在發酵。」等到了要回台北的最後一天,我嘟著嘴問阿嬤說「阿嬤,那個梅酒還要多久能喝? 我好想喝喝看喔~」阿嬤看我一臉喝不到可惜的樣子,就幫我打開了神秘的玻璃罐,舀一湯匙梅酒在杯子裡,再加點冰塊加點糖,攪拌均勻後遞給我,接過杯子的那剎那,撲鼻而來的梅子香味混合著酒的氣味,啜飲一小口,冰涼的液體頓時讓被太陽曬得昏沉的腦袋甦醒過來,緊接著梅子的酸甜爬上舌尖,最後是那隱約苦苦辣辣的酒味,但酒精並不搶戲,只是巧妙地扮演著一個微微刺激的角色,「阿嬤,好好喝喔,原來這就是大人在喝的東西啊,我也是大人了。」「憨孫,阿嬤特調的當然好喝啊! 但是小孩子還是不能喝太多酒。」然後阿嬤就把我的杯子搶過去了......。

641.jpeg

        長大後上台北求學工作,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回老家看望阿嬤了,也想念著阿嬤釀的梅酒,就想到,阿~那今晚就用家裡的ALCHEMA機器來釀梅酒好了,俗話說睹物思人嘛,我看著正在發酵的梅子酒,不自覺地就撥了通電話給阿嬤,跟阿嬤說我現在正在自己釀梅酒,阿嬤邊誇獎我長大了會自己釀酒,邊好奇是甚麼機器這麼厲害,可以在幾天內就能釀出美酒,「嘿嘿,阿嬤,你下次來台北玩,我就釀給你喝,不管是甚麼口味的水果酒還是梅酒或是葡萄酒,通通都有」說著說著,時間彷彿又回到那年艷陽高照的夏天,阿嬤跟我一同坐在涼蓆上,那段夕陽餘暉灑下的金黃般,搖搖晃晃就過的歲月。

       自此之後,每一次新的手作,對我而言都承載著兒時記憶的美好與悸動,每個經過雙手清洗、切丁、打汁的水果都要跟阿嬤一樣仔細處理,這樣發酵出來的酒,不僅有主人翁的雀躍、還有阿嬤的智慧,最重要的是,更有與童年歡笑連接起來的彩虹,感謝ALCHEMA替我創造了那道彩虹。

網站教學的圖-05.jpg
喜歡這個文章嗎?點此訂閱,不錯失任何最新資訊!



上一頁 下一頁

您的購物車

您的購物車目前還是空的。

點擊這裡繼續瀏覽。